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警钟长鸣>> 文章内容

 

网络泄密猛于虎

新闻来源:湖南省国家保密局   新闻作者:武汉大学保密办     阅读次数:7122次

 

 

中原古都,邙山之阳,一个参与中国海军潜艇科研项目的军工科研所发生了重大泄密事件。多份重要保密资料和文件,甚至一些关键材料的绝密技术资料,都落入境外情报机关之手。谍影憧憧,黑手何在?安全、保密等部门迅速查清了案情:原来又是境外间谍机构无孔不入的网络窃密攻击。隐藏在伪装外衣下的网络间谍工具寻隙钻入一台违规上网的工作电脑,将其中存储的大量涉及军工项目的文件资料搜出、下载、传回。难以估量的军事情报损失就在看似平常的“小疏忽”中酿成了。

像这样的对华网络间谍攻击可谓无时不在、无处不有,就连很多党政机关的领导部门,还有参与重大国防、科研项目的要害机构和保密单位的电脑,都留下了境外间谍机构网络窃密的痕迹。大量涉密资料在互联网上外泄,某些单位的工作电脑已经被网络间谍工具长期控制,个别重要机构的工作电脑中甚至被植入了十几种境外特种机构的间谍木马。利用互联网攻击、策反和传输来获取中国情报,已是境外情报机构对中国开展间谍活动的一种常规手段。

间谍网攻无孔不入

从掌握的情况来看,中国已经处在众多境外情报机构的网络围攻之中,而网络间谍围攻是全方位、全天候的,攻击面极其广泛。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中国内部的所有情报,无论涉及政治、战略、军事、外交、经济、金融,还是民族、科技、教育、卫生……境外情报部门没有不感兴趣的,网络间谍工具因此也就无不搜寻、无不窃取。

中原古都发生的那起军工科研所网络泄密案的当事人姓彭,是一名科研人员。去年中秋前,他用工作电脑上网查阅自己的邮箱时,收到了一封“国防科工委办公厅的中秋贺卡”,他没有多想,信手点开,结果一下子就中了网络间谍攻击的招。那封邮件完全是伪造的,捆绑着某境外情报机构特制的间谍程序,一经点击就控制了彭某的工作电脑,偏偏彭某的电脑中还违规存储了大量军工科研项目的资料,结果,连潜艇隐身材料这样的军工技术机密都被间谍程序从网上窃走了。

大学、院所疏于网防

周总工程师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在能源化工的某个领域中是西南地区的学术带头人之一。今年年初,周总工程师的电子信箱中收到了一封新年电子贺卡,乍一看,是他的一位教授朋友所发,但就在他点开这封信的时候,却把自己电脑中涉及22个省的多个重大能源化工项目,特别是新能源项目的详细资料文件拱手送给了藏在这封邮件中的间谍程序。网络安全检测发现,周总工程师的电脑已反复被植入了3次间谍程序,仔细一查,那封电子贺卡的发件信箱与周总工程师朋友的电子邮箱只有一个字母不同,是境外情报机构的网络攻击者玩弄的一个障眼花招。

要杜绝网络泄密,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有保密内容的电脑和互联网物理隔绝。虽然绝大多数重要单位都制定了符合这类网络保密原则的严格规定和制度,网络安全检测却仍然发现很多单位都普遍存在网络泄密的情况,这反映出的是网络安全并未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

网络策反随用随弃

与网络攻击窃密相比,在网上寻找、拉拢、策反中国国内的网民,让他们按照情报机构的指令去收集国内情报,间谍行动的目标和指向都更加明确。在境外情报机构眼里,那些被诱骗、被发展的国内网民不过是最廉价的、可以随用随弃的网上情报提供者而已。

2008年冬天,在东北的某个重要港口城市,一个刚丢掉了公司职员饭碗的34岁男子在上网找工作时被一个信息员的自由职业吸引住了,在网上一联络,对方只试探了三言两语就径直对他说,这个城市郊区的某某地方部署了解放军的导弹部队和阵地,可以去实地看看,然后把见到的情况记录下来,画个示意图,扫描一下,从网上直接发过来,很快可以得到相应的报酬。这个姓王的中年人竟一点也不犹豫地应承下来。他去了那个地方,找到了部队的营区、阵地,虽然只是把周围大致的环境地形、道路和部队的营房、哨兵位置等等画了个草图,扫描之后通过网络传送给了对方,但还是触动了法律红线,没过多久,王某就被捕了。

成强是黄海之滨一个大城市的政府工作人员。前不久,他在网上看到了一则“招聘网络写作人员”的广告,按照所留的电子信箱,成强发去了一篇领导讲话稿。没几天,署名“夏经理”的人就回信了,说公司的业务主要是编发大陆的新闻,他发去的讲话稿比较对路,希望能再发些材料和他的个人简历过去,好决定能不能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成强照办了,对方很快通知他可以长期合作,要他提供一个银行卡号以便汇稿费。此后,“夏经理”来了一封信,信中说道:要想得到高额的稿费,就需要收集未公开的有价值材料,看到“夏经理”在网上发过来的这句话,成强的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自己很可能是跟境外的间谍打上交道了。成强考虑了一番,回话说自己不想干了。“夏经理”见状赶紧抚慰,接二连三地在网上留言给成强,核心就是一个意思:网上传输出不了事,而且稿费也是相当可观的。禁不住“夏经理”的“好言相劝”,成强上了套。依照“夏经理”的点拨,他还购买了扫描仪、照相机,复制了不少红头文件和内部资料传给对方。银行卡上进账了数千元汇款后东窗事发,成强被国家安全机关抓获。按照法院判决,他必须服10年有期徒刑。

一位法律专家指出,只要被拉下水,按照境外间谍机构的命令传送情报,性质就非常严重了,是与国家为敌。业余间谍想在和专业机关的较量中侥幸脱身,是没有可能的,对间谍行为的法律制裁非常严厉,哪个网民犯了事,国家受损,他个人必然付出惨痛代价,得利的只是境外敌对力量。

 

关闭本页